八月廿九。

破败教堂【原创悬疑】

part1
「除了你自己,还有谁能救你」

【1995年6月5号,美国-马格沃兹小镇】

阳光晒在乡村小路旁盛开的雏菊花,娇嫩的白色花瓣悠悠落下,落在地上,又被路边的自行车碾过。
琳莎坐在自行车后座上,双脚在半空中荡啊荡,鞋跟不时蹭过自行车架,她一只手虚放在身前少年的腰侧,一只手握着长棍放在膝上,风轻柔的带起她黑色的长发,掠过她的耳畔,抚摸她的双眼。
“琳莎,今天的风很舒服呢。”少年赛恩斯看着小路两旁的田野,小声说到。
“是啊,今天的风确实很舒服呢,”琳莎微微一笑,说到:“赛恩斯,你待会把我放到那边就可以了,我自己能走。”
赛恩斯抿了下嘴,“你的眼睛………我送你过去也一样的。”
琳莎摇了摇头,身后不停后退的山谷,像被快速的翻阅的相册,让人回忆起了过去。
她来马格沃兹已经快7年了,在这个以农业为主的小镇,生活节奏慢得仿佛上个世纪一般,对于像她这样的人而言,这里是最好的安眠场所。如果没有意外的话……

“吱——”自行车停下的咯吱声惊醒了深陷在回忆当中的琳莎,她自如的跳下车,拿起来了自己的拐杖,朝身后的赛恩斯点点头,慢慢的离开了。赛恩斯犹豫的上前想扶住琳莎,却被琳莎一个侧身避开了。
“赛恩斯,时间不早了,你应该该回去了,今天真的谢谢你。”
“不,琳莎,我——”
“你该回去了,孩子,不然兰德夫人会担心你的。”
琳莎注视这个只有14岁的少年,失神的双眼让少年在她眼中变成了一个个色块,模糊不清。
赛恩斯只好回去,翻身重新骑上了自行车,阳光下少年的棕发仿佛要被染成了绚丽的金色。

仿佛被这金色刺到了一般,琳莎猛得转身,走向了前方一座破败的教堂。黑铁围栏爬上了藤蔓,灰白色的墙壁蔓延着浓绿的青苔。背后连着这里最大的山脉——巴尔扎山脉,如果想要进去小镇,就必须翻阅这座山脉。

事实上,这座教堂在二战时期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安置区,地下还挖了一个防空洞。直到二战结束后,才被重新作为教堂使用。
最繁华的时候连附近的村落都会前来做礼拜,但后来因为经营不善,只有几个修女还就在这里苦苦支撑,连神父都没有的教堂,自然也没什么人愿意来,只有几个虔诚的教徒偶尔会来这里祈祷。
在上个月中旬,最后一位老修女罗娜死去,整个教堂就剩下琳莎一个人了。对于琳莎来说,虽然难过却也值得庆幸,毕竟她给别人带来的麻烦远远多过她给予别人的帮助。

琳莎推开铁栏大门,走近荒草遍布的院子,草伏在地上,落叶踩在脚下,发出清脆的咔嚓声。琳莎停了下来,她有些惊愕的注视着前方,一个有些铂金色头发的少年,正站在苹果树下,抬头看着树上的苹果花。
少年微微侧头,看向琳莎,“你好,我想问下,请问这里有一个黑发的亚裔女孩,不,应该是女人,吗?”
琳莎沉默的看着他,“你是来,找人的?”
“是的。”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,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,将自己一头柔顺的金发揉成了鸟窝。
“……这里除了我,还有不少的亚裔了,你这个范围太广了,很难找的。”琳莎慢慢走近少年,“而且这里也不方便找人,这个小镇没有旅店之类的地方。”少年看着琳莎擦肩而过,走向他身后剥落了红漆的木制大门,然后女人又回过头,一双无神的双眼注视着他,让他不禁发抖。
“不过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你可以住在这里。”琳莎推开了大门,“这里有很多房间,足够我们住了。这样,你也可以留在这里慢慢的找了。”
“嘎吱————”大门打开后,门后的黑暗深如地狱。丹尼尔有一种预感,他会在这里找到他想要的。

★会补齐丹尼尔来这里的原因及过程
★如果这是游戏的话,玩家要翻山越岭才能到教堂,然而,现在这是小说2333333
★喜欢请点赞收藏转发和评论~谢谢!ヽ(〃∀〃)ノ

破败教堂【原创悬疑】

★原创悬疑向
★角色三观不代表我个人的三观
★原本是free game剧本,所以会有分支剧情以及多结局
★欢迎点赞收藏转发和评论!谢谢!
★如有问题欢迎指出,不接受找茬挑刺,比心心≧∇≦

序章
「唯愿千罪尽归我身,人与我同罪当斩」

火,灼热的火,轻飘飘落下的雪无法将其熄灭。
“咳,咳,咳——”被汽车死死压住的女人双手奋力向前伸着,“逃,逃!”她身边的男人身下早已被血浸湿,一动不动。
女孩流着眼泪,闭着双眼一步步往后退,她拼命的摇着头,双手紧紧交握。
“快逃!琳莎——!”
“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身前的火焰猛地将车掀起,爆炸声响彻天际
但映照出这片血色火光的,只有漆黑的夜与女孩漆黑的双眼。
黑夜般的双眼中毫无波澜,女孩静静的离开了
雪悠悠的落下,落满地上薄薄的一层,覆盖了隐约的脚印,没入幽静的树林。

【1988年12月24号,美国】

铂金发色的男孩坐在一张浅米色的沙发上,他对面的男人皱着眉,看着茶几上早已凉透的热可可,试图组织一些语言来安慰这个三天前刚刚失去父母的男孩。
但男孩始终低垂着头,让看不见他表情的男人十分担忧。

“丹尼尔,亲爱的,你还好吗…?我是说…你看起来有点,不太舒服。”

男孩抬起头微微看了一眼男人,又垂下眼睑,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有些透明,这让他看起来像个乖巧的天使。

“哈里森叔叔,我很好……至少比你想得要好多了。”丹尼尔盯着装了热可可的瓷杯,那上面用花体写着「致我的天使」。
这个杯子每天晚上都会由布洛迪先生亲自泡好一杯热可可,然后让布洛迪夫人带着故事书一起送进丹尼尔的房间。现在故事书和杯子还在,能将它们带入丹尼尔梦中的人却已经消失不在了。

哈里森.考斯特叹了一口气,望向透明玻璃窗外的雪,出神了。
“今天,就是圣诞夜了呢。”
“是啊…”
丹尼尔喃喃道,突然他皱起了眉,“不对,有哪里不对!”丹尼尔猛得意识到了,那个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真相。

雷总4.10生快 (*°▽°)ノ
虽然画的不咋好,但里面满满都是爱!!